你当前的位置::蛟龙网 >综合> 这“一百单八将”,成了北京市公安局的创业元老

这“一百单八将”,成了北京市公安局的创业元老

2019-11-01 15:00:11

来源:蛟龙网

训练班开始时,李克农又特意从北平地下党调来8名大学生,于是有了黄泥警校“一百单八将”的绰号。“一百单八将”后来成了北京市公安局的创业元老,其中还出了两任公安局局长。这半个多月来,市公安局共接管国民党警

1949年和平解放后,饱受多年煎熬的古城北平回到了政治中心。成千上万的干部聚集在一起,不停地走着,把这个地方变成了“中国公鸡”上闪亮的红星。"北平是在改变这些破布的泥腿,还是泥腿在改变北平?"这种考验虽然对中国共产党来说很难,但不是一场毫无准备的战斗。

1948年10月底,原计划去解放区训练的滕腾(后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)突然被告知北平将很快解放,秘密的地下党员将留下来欢迎解放。这个好消息如此生动,他总是记得很清楚。该组织说,“傅左毅就像热锅上的蚂蚁。他坐立不安,晚上在卧室里啃火柴。”

地下电台记者方婷回忆说,解放的主要任务是:第一,宣传当前形势和党的政策,争取群众的理解。二是留住更多的知识分子、技术人员和其他有用的人才。三是动员群众保护档案、文物、文件和物质财产。四是从多方面了解形势,使解放军进城后能迅速建立革命秩序,顺利接管。

地下党也发起了一场运动来购买这个城市所有的袖珍地图。西柏坡收集了各种资料,编成《北平概况》四册,作为黄泥警校《一百八十将军》的教材。

后来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刘勇回忆说,早在1948年夏天,中共中央社会事务部长李克农就命令他从全国各地选拔100名县级以上干部,赶到西柏坡接受公安培训。培训班开始时,李克农专门从北平地下党抽调了8名大学生,因此黄泥警校给他们起了“一百八十将军”的绰号。

甚至在下课前,北平就被围困了。围城当晚,培训班提前结束,与华北局党校“南方干部培训班”的3000多名学生一起,组成“燕山旅”,在星夜北上接管北平的工作。

当这些学员匆匆行进时,中共北平市委、市政府领导也决定:任命叶剑英为北平军事管理委员会主任兼北平市长,任命彭真为市委书记,毛泽东也是北平第一任公安局局长谭郑文。

对于党中央的这个决定,李克农还在生闷气。他说:“你要离开谭郑文,我已经放弃了我的爱,我必须把全国所有准备好的干部都带到北平来。其他城市呢?”

然而,周恩来认为北平不应有不幸。他不仅给谭郑文分配了“一百八十位将军”,而且还说:“你们到北平的任务是明确北平的治安,欢迎中央政府进城。”“一百八十位将军”后来成为北京市公安局的创始人,其中包括两位公安局局长。

78000名接管干部聚集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好镇后,叶剑英和彭真在一个大寺庙里训练他们。叶剑英明确告诉大家:“北平将来可能成为新中国的首都。接管的进展如何,直接关系到我们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威信,也关系到对其他尚未解放的城市的接管。”

马句(彭真的前秘书)最初是一个从北京大学调到博城的地下组织。后来他被分配到北平市第八区工作委员会,成为主管干部。

解放军入城之夜,军队管理部门也将派干部到全市各地。他们中有20多人从马句从西直门进城,来到朱石口大道上的原国民党第八区办公室,然后在办公室里搭起了双层床。

第二天一早,马句随队接管了国民党第八区办事处。“我根据旧区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名单一个接一个地给他们命名。我让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排队,然后介绍高云超区长。高区长,请给他们讲讲,让他们交出所有的印章、文件、档案、资金、账单、房屋和所有的设施。宣布他们都将立即停止工作,等待审查,并被单独聘用。”

当人民政府被列入名单时,马句也燃放鞭炮。200多名市民聚集在一起,鼓掌庆祝。

2月18日,市公安局在前门16号大院正式办公。警卫被公安大队的士兵替换了。半个多月来,市公安局先后接管了32支国民党警察部队、37支特勤部队和19支三清团部队,赢得了第一场战斗。

谭郑文带来的“一百八十将军”后来成为北京市公安局的创始人。新成立的北平公安局有局长、副局长和公安大队大队长,都是地委级,下面的科长、分局大都配备地委级干部。如此高的匹配度表明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收购。

为了迅速查明北平的安全形势,谭郑文还大胆地动用了一些老警官。对于前国民党老警官,他也可以根据自己的特殊技能安排岗位。

1949年2月12日,北平召开大会,庆祝各行各业的解放,20万军民聚集在天安门广场。时任北平军事管理委员会主任兼市长叶剑英在会上讲话时说:“北平人民不仅第一次赢得了真正的自由和民主,而且和平解放北平为中国人民的解放树立了新的榜样。”

解放军入城的第二天(2月4日),刘仁决定召开一次地下党派重组会议。会议在宣武门外联街的北京大学第四院(现新华社)举行。当时北平有3376名地下党员。由于会场人数有限,只有2000人出席。

出于保密的习惯,会议开始时,许多人仍然戴着大口罩或大帽子,他们看不清楚对方。包括彭真、聂荣臻、叶剑英、薄一波、林彪等人在内的许多领导人都发了言。最鼓舞人心的一句话是:“今天,北平的地下党终于从地下转入地下了!”

说这话时,整个房间都沸腾了。每个人都把帽子扔向天空,扔掉面具,互相认出对方。许多人互相指着对方说“是你”,然后握手拥抱。

彭真和李包华邀请了后排的刘仁。彭真对大家说:“这就是多年来领导你们进行地下斗争的刘仁同志,他在白区工作经验丰富!”

“啊!”舞台下发生了骚乱。在城市事务部,每个人都亲切地称刘仁为“老人”,而绝大多数地下党员从未见过这位“熟悉”的领导人。

团圆会上还宣布了一项重要决定,即党的工厂、学校和政府机关的各部门都要向群众公开。现在这似乎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,但在当时却很危险。

新解放的北平的社会秩序尚未完全稳定。国民党特务大多潜伏着,分散的士兵才刚刚开始收兵。同时,北平党组织与上海等地的地下党组织仍有许多联系。因此,各工厂和学校的组织暂时不能公开。一个小小的错误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。

北平市委为宣传自己的身份做了充分的准备,最终决定在7月1日前将所有党组织公开。6月28日,当时学校187名党员和领导的名单张贴在清华第二校门,结束了党的秘密工作。

福建快3投注

上一篇:「塔罗测试」1分钟揭露你最假的一面——你敢测吗? 下一篇:鞋还在人却没了!既韦博英语之后杭州又一家培训机构突然关门!学

猜你喜欢

精选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