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当前的位置::蛟龙网 >综合> 田径世锦赛首金得主梁瑞:去年才第一次参加50公里竞走

田径世锦赛首金得主梁瑞:去年才第一次参加50公里竞走

2019-11-09 10:17:38

来源:蛟龙网

北京时间9月29日上午,2019年多哈田径世锦赛,女子50公里竞走比赛中,中国选手梁瑞以4小时23分26秒率先冲过终点、夺得冠军。2012年梁瑞考入北京体育大学,2014年注册于河南体工队,2015年

北京时间9月29日上午,在2019年多哈世界田径锦标赛女子50公里竞走比赛中,中国运动员梁瑞以4小时23分26秒的成绩领先完成比赛,赢得冠军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是女子50公里竞走第二次出现在世界锦标赛上。上次世界锦标赛首次举办时,只有七名运动员。经过几年的宣传和推广,报名参加世界锦标赛女子50公里竞走的运动员人数已达24人,竞争也相当激烈。

1994年出生于甘肃省梁瑞,2008年9月被兰州体校招入竞走队,多次获得国家级后备人才竞走队前三名。

梁瑞于2012年被北京体育大学录取,2014年在河南体育队注册,2015年加入国家田径队,并在2015年5月亚洲竞走锦标赛中获得20公里成年女子亚锦赛冠军。

2017年是梁瑞出名的一年。同年,梁瑞在全国竞走锦标赛中获得20公里赛跑亚军,并在第十三届全运会女子20公里竞走队中获得冠军。她的队友包括侯永波、杨佩莉、苏文秀等人。

梁瑞创造了成年女子50米竞走的新世界纪录。

在2018年5月的国际田联行走队世界杯上,梁瑞以4小时04分36秒赢得女子50公里比赛,打破了葡萄牙选手亨里克创造的4小时5分56秒的世界纪录。

比赛前,梁瑞最长的训练距离只有42公里。比赛前,梁瑞设定了赢得领奖台的目标。然而,她的国家队教练张福鑫更有信心打破世界纪录。

事实上,是张福鑫的眼睛让耐力比速度更强的梁瑞在世界杯前不到6个月就练习了50公里。起初,梁瑞对教练的安排有些抵触。"那时,女孩走50公里被认为是残忍的."

2017年底,在50公里项目的正式训练后,训练感觉没有预期的那么残酷。就像她在这场比赛中走到40公里时的感觉,“我不觉得累,但是我可以走得越来越快。”

目前,梁瑞已经成为中国女子竞走的领军人物之一。

人物>

"当我开始训练50公里时,起初我有点害怕。"

记者:你是如何走竞走之路的?

梁瑞:我从小就有很好的身体素质。我经常在学校运动会上赢得长跑冠军,但是我没有接受过专业的体育训练。2008年初从中学毕业后,我被邻居介绍到兰州体校。那时,他在步行队,我跟着他去步行队训练。起初,我不想将来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。我只想通过这个渠道进入大学。在训练期间,我慢慢发现我确实有运动能力。在老师的指导下,我逐渐走向专业化。然后我被北京体育大学录取为本科生和研究生。

记者:为什么你总是坚持在培训中途参加本科和研究生考试?

梁瑞:当一个运动员取得好成绩时,每个人都知道并记得你,但是一旦他没有记录,他很快就会被遗忘。无论体育成绩如何,我都不能失去我的学历和文化,所以当我在兰州体校的时候,我早上上课,下午训练,进了北京体育大学。在我一年级和二年级的时候,我一直在学校上课。我的大三学生加入了国家队,我的班级也少了,所以我专攻训练。竞走不仅要注重训练,还需要多思考,提高技能和能力。

记者:打破世界纪录是训练目标还是意料之外的事?

梁瑞:事实上,我以前没有训练过50公里竞走。一直是20公里和30公里。2017年12月,当教练要求我开始50公里训练时,一开始我有点害怕。许多男孩都很累,我担心我撑不住了。但是教练相信我可以,虽然速度一般,但是“吃”。经过一周的练习,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可以自己去。教练非常自信,认为我可以打破记录。我不确定。跻身前三名真好。这也是幸运的一天。天气很好,也不太热。当我走到终点时,我发现自己能够赢得冠军。我感到很不舒服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但是一想到跟着我的广播,我就不哭了,并调整了情绪继续跑步。

记者:当你能赢得冠军的时候,为什么会感到不舒服?

梁瑞:我突然想到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如此努力,付出太多,最终赢得了冠军。这种感觉瞬间涌上心头。十年来,我每年只能回家一次。我欠父母太多了。每当我回家的时候看到他们,我都觉得他们越来越老了。虽然我也想花更多的时间和父母在一起,但我别无选择,只能再次离开。我父亲曾经是一名士兵。每次他听到我说他累了,他就说无论他做什么工作都累了。事实上,他看到我打破记录,我妈妈哭了。他放声大哭。

记者:你多次提到教练。他是对你影响最大的人吗?

梁瑞:是的,我的教练是张福鑫,国家队的步行教练。他对训练的态度是不断提高。如果你想做,你应该做得越来越好。你骗不了人。这种态度对我们的团队成员有很大的影响。我非常钦佩他。他比运动员工作更努力。我们一年只能回家10天。他也是。他一直在指导该队的训练。

记者:当你遇到困难或瓶颈时,你如何度过你的培训?

梁瑞:训练有时很无聊。步行需要30或40公里。当你不开心或累的时候,你会听歌曲,给父母打电话,聊天来缓解压力。训练真的很难。我妈妈经常告诉别人我女儿的脚趾甲不好。当她看着他们时,总是感到苦恼。事实上,我已经习惯了。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后,脚趾甲会有瘀伤,脚趾甲盖会脱落。起初,它会很痛。几天后我习惯了,但它长得不好,又掉了下来。这是许多运动员经历过的。幸运的是,我还没有受到任何其他伤害。

记者:在这种艰苦的训练中,什么样的动机能让你坚持下去?

梁瑞:一开始,我只是想考一所大学。进入国家队后,我的责任变得更重了。我不仅代表我自己,也代表国家。有了更高的目标和梦想,动机就完全不同了。作为一名运动员,我最大的动力和梦想是站在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,这也是我目前最大的愿望。

记者:50公里竞走没有包括在奥运会中。你打算如何影响奥运会?

梁瑞:现在国际田联已经申请参加一场50公里的奥运会比赛。如果我不参加,我将在明年的世界锦标赛后开始20公里的训练。20公里赛跑的结果也是可以接受的。

记者:有什么长远的计划吗?

梁瑞:从讲台上下来后,一切又开始了,继续训练和比赛。将来,我想成为一名教师,在大学里领导一个运动队。我不想再做教练了。太难了。我不关心我的家庭和家人。我想过稳定和平的生活。

上游新闻整合

重庆幸运农场购买 北京快乐8投注 大发体育 山东11选5投注 1分钟极速赛车

上一篇:一条大河:韩天衡书画印浅见 下一篇:漳州12315:全国首个消费者投诉服务台

猜你喜欢

精选文章